我的一些朋友是很有文采的,还记得我曾有一位女同学压抑着自己对学业的压力完成了一本叫做《那颓废的青春》的小说集,我甚是喜爱但又总受着别人的质疑就如并不懂的的火星文一样的茫然。我的语气不容置喙,心中却舒了一口气——插科打诨时的皮皮还是那个皮皮,这让我放心不少。我的衣裙上沾染了夜晚的露水,心里头想着的是杜工部的那句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我的心底,塞满了千千万万个怀疑。我的心仿佛是一片尖尖的绿叶,被爱的愉悦点燃成炽热的火焰。我的文具盒不仅是我学习的好助手,也是我生活中的好伙伴。我读了许多鲁迅的作品,例如《我的伯父鲁迅先生》这篇课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讲述了鲁迅痛恨旧社会和黑暗势力的破坏。我的许多记忆也许和这个季节相关。我对我老婆的老姑说:我买车,给您俊(我老婆的小名)当司机,就是送给她的一份爱。我的印象里故乡就是穷山恶水,是十几岁发誓要逃离的地方。

       我的指甲嫩嫩的,白里透红,我经常这样看着我的指甲,母亲一有空,便用细细的剪刀,顺着我那月牙型的指甲,小心翼翼地剪成弯弯的月亮。我的学习并不是很理想,尽管如此,我的妈妈却从来没有给我时施压力,对我来说而是一在鼓励,让我自信。我的一些同学,退休后竟然来这熊岳古城和双台子思拉堡温泉小镇购置了温泉房,随时随地可以享受温泉浴的销魂之乐。我的眼里含着泪珠,不是忧伤、不是痛苦、不是愁闷,而是喜悦、幸福、欣慰。我对朋友总是疏于联系,却常常把念想留存心底。我的无知带给了你多大的伤痛,而你却从来没有一丝怨言给我!我读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有一天放学回家,看到天边的夕阳正要沉落,晚霞一道一道从山谷升起。我对孩子说,那都是过去的事了,现在的领路人不是在拨乱反正吗。我对父亲说,平时就没有人来,父亲说,现在很多年轻人都外出打工的打工、读书的读书,哪有人再下到这深沟里去种田。我的眼睛立刻透出了厌恶的神情:这么幼稚!

       我第一个要去的就是郑州的世纪欢乐园,上一次去时,因为去的晚了,人又太多,像过山车、摩天轮、激流勇进、等等好玩的项目都排了好长好长的队伍,都没玩成,天就黑了,我只好恋恋不舍地和爸爸妈妈一起回家了,这一次,我一定要早早地去,把所有好玩的玩个遍!我弟弟急忙拿了一块给我,还是一块又红又没有籽儿的,那样就不用多吐籽儿了。我对幸福曾经奢望太多,但整天游纫与社会与家庭的交响曲中,我渐渐发现幸福只需要一点点。我对爸爸说:只要你戒了烟,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无理要求除外)。我盯着她的衣服看,从上到下,从一根头发丝到一根脚趾头。我的心在激烈的跳动,几乎要从肚里跳出来,我们像被爱神丘比特的神剑射中一样,她依偎在我的身边,我像触电似的感到周身发热。我的心是自由的,爱上他不是我俩任何一个人的错。我的心被震撼了,在那一瞬间,它的美犹如叶尖上的露珠,在生与死的边缘轻轻起舞。我都不知道摘哪个好了,我想都摘一点,回去尝一尝就知道了。我掉进了你一池清水般淡泊与精致的陷井,一朵安宁,静浮清波,我因荷而得。

       我端坐在红尘深处,静看世间缘起缘落,犹如隔空离世的烟花,瞬间的绚烂后,终究归于沉寂。我的心是多么的痛,也许我真的伤到了你的自尊,伤透了你的心,那么我的自尊呢?我的这些喜好,你不动声色却了如指掌。我的心真得碎了,碎的没有一丝痕迹。我独自走在小城的大街上,蓦然间,就在这个清逸而浪漫的季节里,我又怀念起冬天。我对母亲说,今年减产严重,明年日子肯定不好过,我准备不读了,在家里帮你们做点农活,种点疏菜瓜果之类的,以作补贴。我对西北的农业生产也有一定的关注,因此,西北有一种挖黄土造田的习惯。我的右边是一块儿地毯,深蓝格调,牡丹图案,花藤围饰,是我常常加上铺盖躺卧的地方,少人知悉,知道者也不为怪,多少的往事和世界大事,在我躺卧之所的目光下,通过对面的荧屏,幕幕播出。我的周身舒服极了,夏风轻抚着我的汗毛,顺着脚踝爬向我的身体,听着蟋蟀的鸣唱进入了甜甜的梦香。我的余光告诉我他在用期待的目光望着我。

       我对你感情淡了,感觉模糊了,我不再深爱你了。我等了好长时间那热气腾腾的粽子才端上桌,看着那热气腾腾的粽子,像一个个威武的士兵冒着酷暑在站岗,又像一个个五花大绑的娃娃,那身上的绳子有红有黄,味道还各不相同。我对自己狠一点,生活居然就开始厚待于我,让我渐渐踏过那些泥泞,走过那些艰难,慢慢开始拥有自己喜欢的一切,成为一个喜欢的自己。我等待你爱的黎明,我等待你的信任,所有的爱,都在等待你的判断,也如爱如浆,爱如歌,那生命因为你而动,你是我生命里的灵魂,船摇向远方,归航,踏浪。我的外婆、母亲都是碱性胃,她们都活到了八十多岁。我的一生注定是命运多舛,十年积蓄为你掷投。我等待这种平和和宁静已经经久,此刻真的觉得很心安,觉得真的很淡然。我陡然间想到了您,发疯似地朝那群围观的人堆里奔去。我的这本选集里,一个个从我骨头深处蹦出的文字,包含着自然、社会、人生、文化,包含着真诚与谦卑,苦难和爱,包含着一个诗人的激情和一个佛道之人的慈悲,还有易学家(易经专家)的理性。我独自坐在角落里的时候,有谁坐到我身边,面孔陌生。

       我对老赵说:你就要走了,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面。我对它的感情是极其深厚的,既恋恋不舍又念念不忘。我对她说:我不过外国的节日,我不觉得外国节日浪漫。我读大学时寝室也各种吵闹,但我仍然会淡定地看书学习,实在忍受不了便会选择去图书馆学习。我对你们的思念并没有停止,时刻记住你们的金玉良言,落后挨打,东亚病夫的时代已一去不复返了,勿忘百年国耻,不断进步、创新,才能走在世界的前列。我点点头,便在窗口那张桌子旁坐下了。我的音乐老师姓韩,是北京音乐学校毕业的学生,文化大革命,因家庭出身不好,被流放到了黑龙江的大东北来,在我所在的这所乡镇小学任音乐老师,三十多岁,高高的个子,黑黑的浓发,一双长睫毛的眼睛,但不算大眼睛,一身的书生气,挺精神的。我的原野,一片静寂,远天海水,一片蔚蓝。我堵住门口冷冷地问:你这样对得起暖暖吗?我都不知道啊,也非常久没见她了。